自行车小调_车子

 PK10开户资讯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1-06 11:10

  ◆●△▼●•☆■▲▼▼▽●▽●•●◆◁•★△◁◁▽▼◆▼▪️•★▲●★-●△▪️▲□△▽□▼◁▼△▪️▲□△☆△◆▲■◇•■★▼▲★-●三十多年前,自行车走进了千家万户,成为普通人家最主要的交通工具。尽管很多人还习惯叫它“洋车子”,但这些“洋车子”已经完全是国产的了。

  我父亲在人民公园找了一份工作——大门口看车子。父亲挎着一个大兜子,兜子里装满了一对对小圆铁牌,每对小铁牌上都写着一组相同的阿拉伯数字。有人来存车的时候,父亲就拿出一对小铁牌,把其中一个铁牌挂在自行车的把手上,把另一个铁牌交给车主人,等车主回来取车时再验看并收回这对小铁牌,同时收取5分钱的存车费。

  这份工作不累,却收入“可观”。平时逛公园的人不多,父亲每天能挣七八块钱左右。遇到周六周日或其他节假日,来公园的人很多,存车的人也多,一天就能挣六七十块钱,这大约相当于母亲工资的两倍,因为那时老师们的工资都不高,母亲一个月的工资才三十多元。当然,并不是每个存车人都认真交存车费的,有的车主趁着人多忙乱的时候偷偷找到自己的车子就直接骑车溜了,还带走了小铁牌。所以,PK10开户遇到节假日这样存车的“旺季”,母亲和我们姐弟三个都要来帮忙,我也就成了“看车童工”。不过,对我来说,做童工可真好,不用学习,不用做家务,偶尔有零食吃,还能在不太忙乱的时候进公园里逛逛。现在通辽市的公园都是开放式的,人们都可以免费进园游玩,但当时的人民公园是封闭式的,进去需要买票,每张票价是2角钱。我是公园门口的小小看车人,所以不用购票就可以自由出入公园,我也就不止一次地去玩去看公园东北侧的大象滑梯、西北侧的凉亭、西南侧的园中湖,南侧的动物园……然而,很可惜,这份“肥差”转年就被公园某个管理者的亲属夺去了。

  但我的另一份“童工”工作也就随之开始了,因为家里还很困难。暑假里,没有补习班或特长班,就算有,我也上不起,我要在假期里走街串巷地卖冰棍。当时雪糕2毛钱一块,很少有人买,根本就卖不动,所以我只卖冰棍,冰棍5分钱一根,有时候是1毛钱3根。通辽市内有两家生产冰棍的地方,人们把这两种冰棍分别称为“宾馆冰棍”和“糖厂冰棍”。宾馆冰棍好吃,但生产的很少,没有内部熟人很难批发到,而糖厂冰棍则比较容易批发到。父亲在自行车后座上绑好自制的冰棍箱子,骑着自行车去把冰棍批发回来,我就推着自行车去叫卖,而我只能推车是因为我还不会骑车。

  八十年代常见的自行车只有两种尺寸,二十八吋和二十六吋,前者是男车,被叫做二八大卡,

  后者是女车,被称为二六坤车,二六车很少,家家几乎都是二八大卡。我想骑着车总比推着车轻松啊,于是我开始学骑自行车。二八大卡虽然结实耐用又赶道儿,可对小孩子来说它太高大了,我只能先学掏裆骑。

  所谓掏裆骑,就是左手握住车把,右胳膊跨在车横梁上夹紧,左脚踩着车子的左脚蹬,右脚连续点地使车子向前滑行,趁车子走起来了赶紧提起右脚,用右脚穿过横梁下空裆并踏向车子的右脚蹬,然后以右脚为主力半圈儿半圈儿地蹬骑。其实,掏裆骑要比正常骑困难得多,因为掏裆骑的重心都集中在车子的一侧,而且人的身子也是别扭着的,然后却要保持身体动作的协调并保持车子的左右平衡,这几乎就像是在练杂耍,所以差不多每个小伙伴在学掏裆的时候都会摔倒过或者磕破过皮肉。但是,我想很多和我同龄的人,应该都是通过这种怪异的姿势逐渐学会骑自行车的。我骑车子卖冰棍挺不靠谱的,午后阳光最强的时候,我常常是把车子停靠在树荫下,自己坐在车子上一边吃冰棍一边乘凉。虽然挣的很少很少,但骑自行车却骑得很熟练。

  九十年代初,通辽市面上有了变速自行车。哥哥花700多块钱买了一辆变速自行车,这绝对是奢侈品,比现在的奥迪车都惹人眼球。可新车子没骑多久,就丢了。

  那时的自行车车身上都打着钢印号,车主都有自行车证,哥哥报了案,却没找回自己的变速自行车。

  1996年,我从哲盟师范学校毕业,被分配到了一所农村小学当老师。学校离家十多里地,家里给我买了一辆很漂亮的自行车,我每天骑着自行车上下班,即便一天往返四次骑行六七十里地,我也不觉得累。不过,那时乡间都是土路,“晴天一身土,雨天一身泥”还无所谓,最懊恼的就是下雨路面泥泞难行,前后车轮子都沾满了泥,骑不动,也推不动,只好扛着自行车走,从“人骑车”变成了“车骑人”。

  那些年,我骑坏了好几辆自行车。等到各村用煤灰渣子或红砖铺乡路的时候,我已经被调走了。

  2019年暑假,我带女儿走303国道去度假村玩儿。我对女儿说,如果再往前走一段路,就会看见路北有个村子,那是爸爸骑自行车来回跑了十年的地方,要不要去看看。女儿问那有什么好玩的。我说没有,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小村子。女儿说那就算了,还是直接去度假村吧。

  这些年,人们的生活条件好了,摩托车、电动车、小轿车陆续走进普通家庭,很多家庭都有一台或两台私家车,开车的人越来越多,骑车的人越来越少。每天早高峰、午高峰、晚高峰的拥堵已经是常态。

  偶尔有骑行者穿过街市,身着整套酷酷的骑行服,骑着上万元的山地车,常常会吸引人们的目光,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。

  最近两三年,自行车又回归了。不过,已经没人叫这些自行车为“洋车子”了,而是直接叫它“小黄车”“小蓝车”“小绿车”。这些自行车给人们的近距离出行带来了极大的方便,也点亮了这座城市,应该说这自行车也是一份送给城市的礼物。

  我曾经想,等退休以后,就在街边摆个小修车摊,专门修理自行车,打气啊,粘胎啊,调整车链子啊……我不为挣钱糊口,就是给自己找点事儿干。可是,现在的这些单车都是实心胎,不需要充气,也不会掉链子,修车摊是不必摆了。

  看来,我还要重新琢磨自己退休后该干点儿啥。可是,谁又知道,再过十多年,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呢?反正,我想象不出来。但我相信肯定会变得越来越好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